V摩尔城影视资讯网

本站
分享电影/综艺/明星圈内圈外八卦资讯
V摩尔城影视资讯网-电影/综艺/明星圈内圈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入殓师》

更新时间:2021-11-01 16:06:35点击:

图片


我得承认,这一次看《入殓师》,确实和先前的心境不太一样了。

 

入殓师这个职业即使放在现在,也还是比较少见少闻的,所以我之前看《入殓师》多半就是猎奇,猎奇入殓师这一小众职业的境况。

 

但这一次,我是在冲击力极强的死亡主题的好奇里,想要求得更多更深的开解。

 

简单来说,就是代入到了因乐团解散而意外成为入殓师的男主小林大悟(本木雅弘饰)身上,跟随他的视角,目睹他在入殓师前辈佐佐木和尚春小姐的带领下,经历对死者从抗拒到释然的触碰,完成这么一遭我们很难系统学得的教育。


图片


所以这一次写《入殓师》,我是想融合当下的情绪,去重新读解它。

 

结果大家也都猜到了,我赏出了一些别的滋味,也对《入殓师》越发喜欢了。

 

 

含蓄,暗笔

 

首先这一次,我更多地品味到了电影水面之下的东西。

 

它通篇表达都惊人地含蓄,其内涵则极具况味。


图片


拿最明显的说,电影在勾勒大悟的成长弧线时,就很少用文本概述,而是用光线,用构图,用蒙太奇去表达。

 

在电影前半段,大悟为谋生做了入殓师,但仍不舍大提琴(所谓体面生存的象征),抱有难以求解的孤独。

 

导演至少用了两种方式去加以表现。

 

一是针对内景,运用构图来描绘,对大悟不仅总是单人镜头特写,更常将他置于过道、楼梯中央等逼仄位置。


图片


加上昏暗色调氛围的笼罩,以及和温柔妻子对话,也总分隔而坐的疏离画框,强化孤独的特质。


图片

 

二是把外景的景物变幻,作为了大悟心境的外化。

 

电影的入场镜头是苍茫不尽的雪景,大悟和社长驱车通往死者家中。

 

图片


这是一次插叙,也是标志性的分割点。


通过后面我们知道,这一次是大悟在经历了大量的犹疑后,初次尝试为死者上妆,而在路途中,他也还未能看清未来的走向。

 

那么在这一段再次复现之前,也就是大悟在心绪不宁的电影前半段,电影都在运用心理蒙太奇表现人物。

 

外面那些将近的暮色,万物凋寂,还有飘雪粒子的暗夜,都在外化人物的寂寥心境。


图片


而正是这一次,大悟体会到了上妆仪式的肃穆,领受到死者家属的感谢,对入殓师,也对死亡有了更新的认知。

 

所以在这之后,电影利用了叠化蒙太奇,把他为死者上妆,他拉大提琴的时刻,以及工作路途中逐渐明媚的,生机勃勃景象融合到一起。


图片

表示大悟正式进入了入殓师这个身份,更表示他对死亡的认知在打开,视作了万物演变的自然阶段。

 

包括澡堂老奶奶的焚化灰烬,和扑腾翅膀的飞鸟也利用镜头叠化在一起,表明大悟把死亡升华到了回归天际的神学境界。


图片


那些对大悟独自工作,吃饭的速切镜头,也象征着对大悟,对「人」存在本质的回归:人是孤独个体,无论生死。

 

全片大量的固定机位也营造了局外物哀感,配乐更贴合了日本的侘寂之美。

 

比如久石让那首主题曲《送行者》,就是钢琴和大提琴的合奏,加上管弦乐队,非常凝约入神。

 

图片


我还很喜欢里面的一些暗笔,那正彰显了东亚文化婉约含蓄的精神核心。

 

社长佐佐木和大悟吃河豚鱼子的戏最为典型。

 

这一整段的文本设计都包含深意,想要辞职的大悟刚走过来,佐佐木便从他的表情,以及“你老婆还没回来吧?”的隐晦探问,明了了他的意图。


图片


佐木也没有劝说,自述走上这一行是因为爱妻离去,并一边吃,一边唤引大悟尝试河豚鱼子,从食物切入到对生存与死亡的延伸联系:

 

“这也是遗体啊..一种生物靠吃另一种生物生存,当然植物除外。想活着就要吃东西,既然吃就吃最好的。”


图片


这既是佐佐木在阐述对入殓师职业,对万物轮回的平和看待观念,也是一种劝。

 

他把道理融入到了实际的吃喝住行里,告诉大悟不如继续做这一行,吃“最好的”,获得更优渥的享受。

 

还有身为焚化馆工作员的老头,对澡堂老奶奶的关心也很少言表。

 

只会在老奶奶和儿子为了澡堂的存留,快要吵架的时候,利用下棋走位,出声打断。


图片


在送别老奶奶之后,他也会给老奶奶儿子讲去年往事,用“那天,她突然说,能不能和她一起把澡堂办下去,现在我想明白了,大概,我火烧得好吧”的幽默,暗暗传递了老奶奶不想要卖掉澡堂的想法。

 

图片


类似的巧言机语,伏笔暗藏,《入殓师》实在太多,细细品品,还真是回转万千,痴缠有味。

 

 

死亡,和存在

 

另外,这一次我很强烈地感知到,《入殓师》之所以能把死亡如此沉重的命题,表述得温吞而动人,是因为导演的最终立意,是要反照到人类自身。

 

这一立意本身其实并不新,见证人间参差以反思,在人文题材类的影视作品里很是常见。

 

但《入殓师》的好,是借着入殓主题,把死亡直接当作了生存的参照物,糅合在了一切的意象呈现,人物图谱里。

 

这个象征终结的特殊介质,注定了其叙述氛围会更平和,且含义也会更为独特和丰富一些。

 

图片


比如说,全片会把人和动物的生死并置起来,穿插叙述,不分物属高低。

 

这喻指着万物共存相依原则,也对关于人物情感的单一表达有所消解。

 

电影开头,因乐团解散而失业欠贷的大悟,在和妻子对话后陷入了困顿,自哀才华欠缺,现实残忍,情绪往很低的方向下沉。

 

此刻妻子不慎打翻在地的活体章鱼,不仅是对消极氛围的打破。

 

图片


更用放生的方式,把章鱼回归水中,得以重生,和大悟选择“放弃大提琴”回归现实,得到另一种“重生”紧密连结成了一体,万物互缠互绕的理念也就流泻而出。


包括大悟第一次直面尸体,看到蛆虫在蚕食桌上腐烂的食物。

 

我们可以据此预想到尸体的形态,而对蛆虫而言这也只是食物,就如同后面大悟他们大嚼油炸鸡块。


图片


这也是借死亡延伸出了生灵平等,死生轮回的议题探讨。

 

还有桥下为了回归生命源头,不惜游出水面,脆弱死去的鲑鱼等,也是对这种理念的拓展。

 

更关键的第二种处理,就是电影借死亡这面镜子,完成了对「人」这一庞大群体的细描。

 

一面照死者,让死者也纳入到人物之中。


因为死者虽然不能说话,却可以利用入殓化妆,去还原他们的性情,体貌,甚至触发对生前故事的想象。


图片


比如开头那位死者,是心理认同为女性,生理性别为男性的性少数群体。

 

从他们父母的分歧和口角来看,她生前很可能过的是没那么平和的日子,而如今她得以化女性的妆,也获得了父亲的认可。


图片

 

这与其说是借死亡作为最终的和解,告慰灵柩旁的生者。


不如说是,让银幕前的生者,都借此观照自己对另外群体,对多样存在的态度。

 

还有为死者涂上昔日爱涂的口红,穿上喜欢的长筒袜,也都是因为死亡,得以利用这些点滴复原,让他们鲜活地纳入到了电影人物图谱之中。

 

死,生,如此不断模糊着界限,也淡化着死亡的悲苦。


图片


另一面是借死亡,去照死者家属即生者,去呈现他们面对死亡的万千种状态。


就像展开我们每个人面对死亡时,可能的情绪性想象。

 

那个失去妻子的男人,表面沉静且苛刻,会计较入殓师5分钟的迟到。

 

图片


但在妻子被复原几乎如往昔明媚,知道真将离自己而去时,会记忆喷涌,不顾体面,痛哭到不许合上棺木。


图片


那一家子,有一位女性亲了死者而在额头上留了清晰的口红印,其他人纷纷效仿,于是他们看着眼前的亲人满脸口红印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又哭了。

 

图片


还有因为老奶奶穿上了长筒袜,感到奶奶音容犹存的后辈,也会愿意用欢笑来陪伴奶奶最后一程,让离别变得温馨


图片

 

悲悲喜喜,爱恨怨仇,都在死亡面前,被映衬得格外复杂和清晰,也格外落寞和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