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摩尔城影视资讯网

本站
分享电影/综艺/明星圈内圈外八卦资讯
V摩尔城影视资讯网-电影/综艺/明星圈内圈外新闻时事,奇事,新鲜事

近期必看港片,他又该拿影帝了

更新时间:2021-12-02 15:04:59点击:

香港有这样一位演员,跑了7年龙套,演了20年的配角,年过50才拿到金像奖影帝,可谓大器晚成


他的名字叫林家栋


图片


林家栋能成功,源于热爱。


他不仅热爱表演,也热爱香港本土电影事业


2010年,还是新锐导演的郭子健、郑思杰为给香港提气,筹拍电影《打擂台》,林家栋主动请缨做监制。


当年拿下金像最佳影片奖之后,他在台上用力高呼——


最重要的是香港人的精神

是香港电影的精神


图片


10年后,受疫情影响,香港电影市场陷入低迷,他再次出手,零片酬参演新人导演处女作。


于是,才有了今天时光君要说的这部港片佳作——


《手卷烟》


图片


《手卷烟》有多难得?


它是2020年唯一一部在中国香港本土拍摄的电影


影片成本325万港元(约266万人民币),全部来自香港电影发展局的资助。


导演陈健朗此前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演员,从小爱看香港电影,尤其钟意杜琪峰的《放逐》和《柔道龙虎榜》、林岭东的“风云三部曲”。


如今,他要用影像描绘出自己想象中的江湖,一个已经落魄不堪的江湖


图片


林家栋在片中饰演男主角关超,身份相当特殊:华籍英兵,这是一个只存在于香港的群体


1997年,香港回归,驻港英军撤离,华籍英兵随之解散。


英政府只给官阶较高的人提供居英权,剩下1500名华籍英兵留在香港。


图片


失业后,关超怂恿曾经的兵友一起炒股,结果又经历了金融风暴,对方欠下千万债务跳楼自杀。


他也背上几百万的债,不得不踏入黑社会


一边还债,一边还要照顾兵友妻子的生意。


关超怎么活?在港台黑道之间牵线做生意,从中赚取佣金。


眼下要交易的物件是肚子上有米字的金钱龟。


图片


香港的泰哥(袁富华 饰)做东,迎接来自台湾的供货人菜甫。


关超夹在两股势力之间,早就学会察言观色。


图片


可生意谈定了,关超想要佣金,又要看脸色。


你看他,分明站在高处,却始终弓着身子,对方稍有拒绝,就立即知趣地赔笑




一个曾经有权有势的长官,如今沦为给人打下手的江湖混混。


过去的记忆,只能封存。


《手卷烟》聚焦的另一个群体是南亚人在他们面前,关超才能显露出自己的愤怒和压抑。


图片


关超回家的路上和一个南亚人发生口角,两人对骂交锋,火力很猛。


有意思的是,这场干戈却终止于一句非常平常的问候:“怎么称呼?”


图片


南亚人为何突然示弱?因为身份


他们虽然在香港土生土长,操着一口流利的粤语,但在香港人面前,仍自觉低人一等。


上面的南亚人叫卡比,他和表弟文尼寄居香港,如同浮萍。他们没有一技之长,只能靠混黑道卖白粉为生。


看着新闻里的抢劫事件,卡比幻想着干票大的,因为有了钱就不必忍受被歧视的眼光。


图片


文尼则将希望寄托在弟弟文素身上,他自己混迹于黑帮,只为挣钱供弟弟上大学。


从本质上看,关超与南亚人是同类,都是被边缘、被歧视的畸零人


他们想奋力挣脱生活的牢笼,又苦于没有门路。


平日里,挤在阴暗残旧、鱼龙混杂的重庆大厦里,住着最便宜的出租屋。


图片


若再进一步分析,他们所代表的,分明是两代“香港人”——


关超,是父辈一代,被英政府统治过,但香港回归时,英政府什么保障也没留下。


南亚族群,身在香港,却没有香港人身份;再回到祖国,连家乡话都不会说。这种身份上的尴尬,也与年轻一代的港人颇为相似。


他们只能活在社会阶层的夹缝之间。


从某种程度而言,这种困境,正是当下香港的一个缩影。


图片


在电影中,有两个非常重要的道具,分别代表导演陈建朗的两种目光。


一是金钱龟,一是手卷烟。


前者,冷眼旁观


金钱龟很不老实,一次次努力,总想试图爬出玻璃缸。这不正是关超与南亚人的现实写照?


图片



关超的算盘是,在港台黑帮之间的交易里挣差价,赚佣金。


南亚兄弟则兵行险招,偷了泰哥的大批白粉。


后来,逃亡的文尼闯进关超的家里,关超答应收留,但条件是文尼要付他100万。


图片


因为这场交易,关超与曾经的“老大”泰哥交恶。


而后迎来影片一段长达7分钟的横移长镜头,细致地展示了香港黑帮内部的厮杀。


图片


这场戏明显致敬朴赞郁的《老男孩》


当然也有区别,《手卷烟》的打斗更加残酷和绝望,它呈现的是香港帮派的内斗,充斥着背叛、反击。


而另一位台湾黑帮大佬冷静地观看这一切。


导演借一个外部人的视角,让他对当下的香港人下了一句断语——


图片


另一方面,导演对香港人,对香港这座城又是满含深情的


这些被寄寓在手卷烟之上。


关超落寞时,总会不自觉地拿出铁盒,用细长的纸卷好烟叶,然后吸食,这个过程需要耐心。


图片


为什么反复强调这个动作?


在旧年代,没有成烟,人们用纸卷烟,现在生活节奏不断加快,人们都抽成烟。


一切都急匆匆,停不下来,慢不下来,人与人的关系也逐渐疏离。


所以,导演将手卷烟视为情义关系的象征


对应到故事,在黑帮厮杀之外,也有一段“慢下来”的情节。


关超为了保护文尼,不让其外出,于是照顾他的起居,供吃供喝,俨然一副“如父父子”的美好画面。


图片


更有意思的是,文尼的弟弟文素在学校打架闹事,班主任要求家长谈话,替他出面的也是关超。


班主任想将文素劝退,理由是南亚男孩与香港孩子相处不来。


关超用了“江湖手段”平息了这场事端。


图片


面对班主任,他还提出质问。


图片


这话很耐人寻味。


关超是在替南亚孩子文素抗争?不,他也在宣泄自己被歧视的憋屈和不满


再到后来,帮派的人为了找到文尼,想拿这孩子做人质,关超又将他暂时寄放在兵友妻子那里。


图片


所以你看,关超和南亚人只不过是活在一个更大的玻璃缸内,不仅无法逃脱,生存空间还在不断被挤压。


这些畸零人,只有抱团取暖,才能渡过难关。


关超身上有一种罕见的义气和人情味,对朋友尽心尽力,这让文尼敬服。


他为人也确实很老派,抽着年轻人少见的手卷烟,讲着年轻人没听过的话——

“唔讲一,唔讲三,讲义。唔讲风,唔讲雨,讲咩?讲雷。”(在粤语中,常将“义气”说为“雷气”)


图片


不过两人在相识的过程中逐渐交心,关超也第一次给身边的人递上手卷烟。


因为卷烟纸潮湿,不得不多打几次火点燃;烟味又有些冲,文尼只得慢慢适应。


图片

图片


时光君觉得,这场戏关于传承,同时也透露出了导演的态度。


新一代的“香港人”受到上一辈的感召。


若能守住情义,便守住香港人的精神。


至于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天无绝人之路,重新出发咯!


《手卷烟》的结尾其实略显悲壮,但是借关超之口说出的这句话,或许还能让我们对香港的明日留有希望。


图片